武道天心错画门求推荐收藏营养

来源:金州互联网平台 2021-01-12 04:53

武道天心 0059 错画门(求推荐收藏!)

房留仙指的正是洪程他们三个的名字。武修的能力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循序渐进的,尤其是洪程,今年能进前十,去年怎么可能连三十都没有?

曲春安慰道:“我们明心学会超然于诸国之上,朱天国的内部事务跟我们没什么关系,我们只需要保证有足够的武修进入学院就行了……”

房留仙沉沉一叹,没再説话。

曲春又道,“我知道您是不满接天之名被污的事情,不过今年开始祭天,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再发生了。”

房留仙终于道:“多亏了重家的那位!哼,竟敢当着‘那一位’的面,酿就河中血案,导致千重军出动!千重军一动,朱天国还想隐瞒个什么?还不是只能乖乖地接受祭天仪式,让接天之力接管大考!”

曲春附和地diǎn头,他抬头一看,县榜上大部分名字后面都已经出现了分数,连忙松了口气,问道:“房师,天试即将结束,该开始地考了吧?”

房留仙又叹了口气,挥手道:“开始吧!”

……

……

轰的一声,校场里所有考生被声音一惊,安静了下来。只见校场右边两扇铁门大开,又一个大厅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天试的场地非常空旷,考试的过程一览无遗。地试则不一样。

大厅里横竖交叉着两堵墙,墙上并列着一扇一扇的木门。从外面可以清楚地看见,墙后空无一物,就算开门进去,也只会走到空处。

平乱山搭着洪程的肩膀问道:“老大,你有经验,跟你们説説呗。地试是怎么回事?”

天试展示得太清楚,洪程看着憨厚老实,实际等级竟比平乱山还高一级。平乱山对他的态度一下子尊敬了很多,嘴里连“返回的一定要是404状态老大”都叫起来了。

洪程摇头道:“我考过两次地试,每次考的内容都不一样,我也説不上来。”

他脸上有diǎn不安,突然问道,“有,有件事情我想不通!我去年天试的时候,只显示了一根明枝,第二根上一窍也没通,今年怎么会……”

平乱山古怪地问道:“你连你自己的级别都搞不清楚吗?”

洪程説:“我当然知道。但是天试测的不是等级,而是力量。也就是説,就算等级到了,力量不够也是不会显示出来的。所以……”

説着他又有diǎn沮丧,“所以我一直以为,我的真实水平比实际等级差远了……”

姜风微笑道:“有接天印作证,你的成绩完全真实。放心吧,洪大哥,你的实力完全符合你的等级,非常强大!”

他认真地説,“以这样的实力,还有华老师教导,只以正常发挥,通过县考的希望非常大!”

洪程脸上浮现出一层新的光彩,重重diǎn头道:“嗯!”

毫无疑问,以洪程的实力,连续两年没有通过县考,只有一个可能。

他成了世家与伏流君争战的牺牲品。为了保证让自己的人通过,他的成绩被强行压低,被硬刷了下去。

今年有了接天之力,天试恢复了以往的公正,洪程的真实实力也就显现了出来。

像他这样的人,也许还有不少,而这次县考,是他们难得能得到的一个机会。説到底,还是因为世家和朱阳王两边闹得太不像话了,有些人开始表示不满了……

这时,曲春大步走出来,双掌一击。

这一击如同金石一般,声传全场,他洪亮的声音同时响起:“地试开始,启动错画门!”

一道光从县榜上投射下来,蜿蜒曲折,向着地试大厅中间的墙壁爬去。

金光爬上墙壁,在上面勾出无数符号,一直向前延伸。没一会儿,它就爬满了一横一竖整个墙壁,一时间,墙上像是开满了无数金色的花朵一样,美丽而神秘。

这其中最显眼的是墙上的那些门,横十竖十,一共二十扇门全部被金光勾勒出来,循环不休。

循环两周后,金光透过门框,在门后的空气里形成一幕幕图景。

每一幕图景各不相同,变幻不定,在小桥流水、森林山峰、无尽沙海、熔岩地洞等各种自然景观里不断切换。

金光形成的图景持续两秒后,完全消失。

曲春道:“这是县级宝器错画门,专为此次地试准备。错画门一共二十扇,每扇为一个考题,考生进入之后,随机抽选考题,错画门会告诉你们要做什么。地试每人持续两刻钟,到时间会被自动送出来,成绩将显示在县榜上。”

这不起眼的两道门墙竟然是县级宝器!

宝器是一种特殊马来西亚航空MH370班机自3月8日失联已第10天的武修装备,通常用明兽材料制成,分为“修、县、州、府、国”五个级别。级别越高,威力越大。

普通武修能得到一件修级宝器已经很不容易,这样的县级宝器,除了世家门派的核心弟子以外,只有官府衙门才能使用。

洪程惊叹道:“上次地试就是一个人一个普通房间,可没这么大手笔……”

曲春满意地看着众人惊叹的表情,朗声道:“以下念到名字的,到我跟前来!”

接着,一个接一个的名字从他口出报出,一共二十个人列队站在了他面前。

曲春拿出一个沙漏,放在旁边的高台上,道:“沙漏尽时,就是地试结束之时。”

“现在,你们依序进入场地,各自站在一扇门前。”

片刻后,每扇门前各站了一名考生,手握紧了门把。

一声令下,沙漏里的沙子开始往下流落,考生们拉开门,走了进去,消失在门后。

外面的人全部看呆了,就他们的角度来看,那只是一扇门而已,门后空空荡荡,什么也没有。这些考生从对面拉开了门,然后走进去,消失了!

他们上哪里去了?

曲春抬头看向县榜,其余考生的目光也跟着一起看过去。

果然,数息间,榜单的排名开始发生了变化,那二十名考生的分数开始不断增加,直线上升!

姜风紧盯着榜单,想从这分数的变化里发现一些端倪。

这一批考生里没有他们远山武馆的,也没有古藤武馆的学员。两方人马都跟姜风一样,盯着榜单不放。

分数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,每次增加的不多,只有两三分,有人快,有人慢。

其中最快的是一个名叫班演的考生,他上一项得了二十四分,排名不高。但在地试里,他在十分钟内就拿了五十分,超过了原先排名榜首的姜风,跃升到了第一位!

平乱山喃喃道:“看来地试占分不少啊……”

姜风diǎn头:“嗯,比天试的比例高多了。”

两刻钟后,最后一粒沙落下,打在沙漏底部。

金光一晃,考生们全部出现在以更好满足商用客户的不同需求。错画门后,他们表情各异,有的惊喜,有的皱眉,有的则重重一挥拳头,咒骂了一声。

平乱山道:“看来里面有时间提示。”

姜风diǎn头,他也看出来这一diǎn了。

这时,县榜之上,排名第一的已经换了人。这一项,他一共得到了一百五十二分,加上上一项,总分接近两百。

这人惊喜莫明,旁边马上就有人凑上来问道:“刚才考的是什么,能説来听听吗?”

包括这人在内,所有人同时闭嘴,明显不愿透露消息,其余的人低骂了两声,也不好强迫。

接着,第二批,第三批考生也接连通过地试。

现在,排名最高的那人拿了一百八十九分,总分赫然超过了两百!

平乱山道:“分数悬殊很大啊……而且好像跟等级关系不是很大……”

就像他説的那样,地试这三批人里,最高一百八十九分,最低只有五十二分。而且,最高分的一链二窍,最低分的却有一链三窍。其余,高级低分的也不在少数。

洪程忧心忡忡,天试进前十的喜悦一扫而空:“要是这一项分数被拉下去了,县考还是危险……”

姜风的目光从那些考生身上掠过,一拍洪程肩膀:“放心,我觉得你不会有事……我们都不会有事!”

这时,曲春又一拍手掌,响亮地道:“第四批考生准备!”

又二十名考生的名字从他嘴里念出来,一个接一个地走进场地。

姜风站在错画门边,转头看了旁边那人一眼。

腾致154473 14的手紧紧抓着门把,目不斜视。

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这一批二十人里,竟然把远山武馆五个人和古藤武馆十个人全部纳了进去!

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兴奋起来。这一场,几乎就变成了远山和古藤两个武馆的对决,简直是一场好戏!

房留仙本来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説话,这时却扬了扬眉,走到错画门旁边,伸出手,在上面连续划了几个符号。

曲春连忙赶上来问道:“房师,你要做什么?”

房留仙摆摆手笑道:“没什么,给他们增加一diǎn动力而已……”

曲春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这时时间已经到了,他翻过沙漏,喝道:“第四场考试开始,错画门开!”

姜风觉得手下一松,门喀地一声打开了一条小缝。

他深吸口气,推门走了进去,眼前立刻一黑!

合肥白癜风医院预约挂号
湘潭牛皮癣治疗费用
贵阳宫颈糜烂